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企業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發布時間:2017-09-10 14:33  來源:匯視網   編輯:李陳默

一、資產增速:整體減速,分化較大

2017年中,受到金融監管因素與中性貨幣政策影響,上市銀行整體增速較16年再度下滑。以可比口徑計算,上市銀行(A+H總計39家)總資產同比增速較2016年末從13.96%下行至10.17%(下降3.8個百分點)。大部分銀行同比增速出現下滑,但不同銀行分化較大。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分化一方面體現在大行表現較為平穩,資產增速下滑整體較小,而股份行增速細化較為明顯:五大行加郵儲平均下降了2.2個百分點(算術平均),而股份行平均下降了9.5個百分點,其他銀行平均下降了6.6個百分點。我們結合統計報表可以發現,至17年6月,股份行資產增速已經下滑到大行增速之下,這在過去幾年中都是未曾出現的。

此外,城商農商內資產增速分化較為明顯,既有多家銀行資產增速下降超過10個百分點,也有多家銀行增速降幅在5個百分點內,甚至逆勢增長的。如果觀察資產變化與絕對增速的關系,大體上資產增速下滑與16年的資產同比增速呈負相關關系。原因來自過去2-3年不少銀行通過主動同業負債實現了較高的資產增速,而同業業務在4月開始以“三三四”為代表的監管綜合整治中受到很明顯的抑制,進而對上半年的資產增速產生較明顯的“拖累”。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二、生息資產結構:同業資產壓縮,貸款債券增配

我們下面聚焦銀行生息資產結構的變化情況,本文將銀行資產分為四個科目:貸款、債券與其他投資、存放央行資金、同業類資產。

大多數銀行在披露生息資產情況時會將債券投資、其他同業投資等合并成一個廣義投資科目。為了更好地剝離出債券投資的變動情況,我們盡可能地將債券資產單獨剔出來,而將剩下的資產并入同業資產科目中。值得說明的是,由于各家報表披露情況差異較大,橫向口徑基本上不可比,主要是觀察大體結構,以及變動情況。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整體結構情況仍如此前:大行資產仍以貸款為主,股份行、大型城商行、農商行整體呈現出貸款占比依次下降的特點。在大型銀行中,郵儲銀行的貸款占比相對較低;股份行中興業、浙商貸款占比相對較低。而在城商行、農商行中貸款占比分化差異極大,既有貸款占比較低的,也有貸款占比不輸大行的機構。這也與各行的資源稟賦結構、經營思路等相關。

從各類資產結構變動情況來看(詳見下表),上市銀行整體在17年上半年增加了對貸款、債券類資產的配置比例,同時降低了同業類資產與存放央行資金的比例。

分大類銀行來看,大型銀行的資產變動相對溫和,存放央行、同業資產科目占比小幅下降,貸款與債券類投資科目小幅上升。股份行同業資產下降更為明顯,平均達1.6個百分點,存放央行資金也下行0.7個百分點,而貸款與債券投資均上行超過1個百分點。

整體來看,上市銀行的資產結構變化印證上半年銀行資產配置行為的幾個特點:

1、表內信貸投放節奏相對較快;

2、債券類資產整體配置仍有增加(下文會對債券結構展開分析,地方債貢獻仍較大);

3、中性貨幣政策操作下,銀行體系超儲率處于低位。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三、債券投資結構:政府類債券持續提升

對于債市投資者而言,最關注的可能仍是銀行債券投資情況。我們根據上市銀行披露的各資產分項的債券持有情況盡可能進行分類加總,得到下表(不包含買入返售、應收賬款投資中的債券部分;不同報表口徑存在較大差異)。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整體來看,上市銀行的幾類債券持有結構中,政府類債券占比仍在增加,而其他三類債券整體仍處于下滑狀態。這與16年年報、托管數據顯示的情況是一致的。這應當很明顯源于地方債的較大量供給。

這也解釋了為何在生息資產大類結構中債券類投資整體是增加的,但債券投資者上半年整體未迎來較為顯著的配置行情,即部分源于銀行對債券的配置仍受到地方債供給的影響。例如在招商銀行中報中即提到“為配合地方政府債務置換,同時出于全行綜合經營需要考慮,持有至到期投資增量以地方政府債券為主”;浦發銀行中報中提到“(持有的)政府債券主要由地方人民政府發行或財政部代理發行”。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城商行、農商行持有的金融、同業機構債券占比下降較為明顯,應當也是受到銀監會上半年對于“互持存單”、“自發自持”等現象監管的影響。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四、“營改增”擾動資產收益,貸款利率對債券仍有支撐

如果我們觀察上市銀行17年上半年的生息資產收益率情況,能發現整體處于下降狀態中。在17年上半年資金利率明顯上行的情況下,生息資產收益率下降無疑是較為“奇怪”的。這主要是受到“營改增”影響,導致利息收入確認時“價稅分離”導致了當期生息資產收益率與此前不直接可比,并進而可能對凈息差產生擾動。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由于難以確認不同階段“營改增”具體的影響,我們在此不一一還原各項生息資產的收益率情況,而是重點考察市場關注的貸款利率指標。我們團隊在此前多篇報告中提出,模擬表內資金配置選擇可以較好地預示國債收益率的頂部區間(考慮國債免稅效應,不考慮貸款的壞賬率與風險資本占用)。

其中我們選用的貸款利率是上市銀行披露的公司貸款利率,由于近年來銀行擴充較快,樣本變化太大,我們將樣本鎖定為15年就已上市的16家A股銀行,整體仍然由大中型銀行構成。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對于17年中的貸款利率,我們將6%的增值稅因素考慮上后,發現對應10年期國債均值上限為3.48%,略高于上半年國債收益率均值3.42%,仍能構成一定支撐。對于下半年市場的啟示是,如果我們認為貸款加權利率上行幅度相對可控,則10Y國債收益率上限區間也很難在當前水平上再有明顯提升。

五、表外理財下行幅度可能超過全口徑

4月開始,以“三三四”為代表的各項銀監會專項檢查、綜合治理同樣對銀行理財市場產生較大的影響。最終表現為銀行理財增速出現了較為明顯的下行。根據銀監會相關負責人在通氣會上的表述,至17年6月銀行理財余額28.4萬億,較16年末下降0.65萬億,較17年4月下降1.6-1.8萬億,下降主要來自同業理財(可參見團隊報告《銀監會通氣會說了啥?》)

相應得,全市場全口徑理財余額增速從30%的高位一路下行至8%出頭,已經持續兩個月低于貸款余額增速,成為“金融去杠桿”的一個明顯表征。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但細究而言,“表外理財”才是本次監管的重點,我們從銀行財報中著重找出了非保本理財的增速情況,整體來看上市銀行非保本理財增速在上半年也確實出現了下行,且下降幅度超出了全口徑理財的表現。

銀行中報:監管下的資產轉型

具體來說,在披露了非保本理財情況的34家銀行中,非保本理財余額從16年末的19.1萬億下降到17年6月的17.6萬億,整體下降1.5萬億,而上半年全口徑理財余額僅下降0.65萬億。考慮到非上市銀行表外理財業務在上半年的金融監管中承壓并不會明顯低于上市銀行,預期整體銀行表外理財的下降情況可能比全口徑理財更為明顯。而從具體變動情況來看,理財規模較大的銀行降幅整體略低,后列不同銀行變動分化較大。也有部分銀行仍然實現了正增長。

六、風險提示

財報數據預示功能較弱

相關搜索熱詞:銀行,資產
幸运飞艇不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