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趣聞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發布時間:2017-09-05 15:50  來源:匯視網   編輯:肖鷗

上方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來源:新浪軍事

將關于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的《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斯諾登式地泄漏到互聯網上”之后,內維爾·馬克斯韋爾接受了《南華早報》的專訪,他對記者解釋了這份保密已有50年之久的報告對中印關系未來的重大意義。這是馬克斯韋爾將秘密報告公開之后,首次接受媒體的采訪。

2014年3月,內維爾·馬克斯韋爾將《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上傳互聯網后接受了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的采訪(圖為印度前總理尼赫魯)

記者:《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HBBR)撰寫完成于1963年,據說之后你很快就拿到了該報告,為什么過了這么久才決定把它公諸于世呢?

馬克斯韋爾:我曾等了很多年,希望能等到這份報告的解密。2012年我失去了耐心,于是將報告的文本發送給了印度的幾家報社。

記者:據說那幾家報社不愿刊登,他們給了你什么理由嗎?

馬克斯韋爾:他們表示同意將報告公開,但他們認為應該由印度政府來做這件事。如果媒體搶在前面公開了報告,將在印度國內引發激烈的爭吵,媒體將受到損害國家利益的指責。簡而言之,他們認為由媒體公布,弊大于利。所以看起來,似乎這份報告永遠都沒有可能公諸于世了,我覺得這一結果是不能接受的,報告撰寫者耗費的心血將變得毫無意義,關于那場本沒有必要卻意義重大的邊境戰爭,歷史學家們也將永遠失去一個了解寶貴真相的機會,于是我決定做這件事。不過我還是想在這里表達自己的歉意,公開報告的過程的確有些草率。博客系統崩潰了,這并非印度政府的原因,印度國內有些人以為是政府干的,其實并非如此。我還看到有印度媒體猜測政府屏蔽了網頁。

記者:為什么你只公開了報告的第一部分?為什么沒有看到其余部分?

馬克斯韋爾:我將自己擁有的全部內容都上傳了,我也沒見過第二部分。就我的理解,第二部分的主要內容是備忘錄、一些手寫稿檔案資料以及其他一些撰寫該報告所用到的參考資料。

記者:你將這份報告公諸于世,希望借此達到什么目的呢?

馬克斯韋爾:報告里有我過去50年里一直希望世人了解的真相。印度大眾一直以來有一個錯覺,即“中國無端發動了對印度的侵略戰爭”、“印度是1962年戰爭的受害者”。而歷史真相是,印度政府犯了錯誤,尤其當時的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是他將戰爭強加給了中國人。我將報告上傳互聯網,這使印度政府長期以來以“該報告事關國家安全”為由拒絕解密的說辭不攻自破。任何讀過報告內容的人都會明白,如今這份報告并沒有什么軍事或戰略價值,也沒有什么保密的價值。所以印度政府一直拒絕將其解密的做法是沒有道理的。這份報告的第二部分,我本人從未接觸過,現在仍處于保密狀態。

記者:不過印度人可不是這么看。

馬克斯韋爾:其實獲得獨立后,印度天然地繼承了與中國之間的邊界糾紛。上世紀30年代中期,英國殖民當局刻意制造了這個麻煩,當時英國出于戰略考慮,認為應該將邊界線向東北方向推進60英里(約合96公里——觀察者網注)。英國當局很清楚中國是不會同意的,因為早在1914年召開的西姆拉會議(Simla Conference,英國殖民者炮制的干涉中國內政、策劃西藏D獨立的陰謀會議,會議于1913年10月至1914年7月在印度的西姆拉召開——觀察者網注)上,中國的清政府已經頂著外交壓力拒絕了英方關于割讓這塊帶狀領土的提議。1936年,英國當局通過武力拿到了那塊地。當時的中國太過虛弱,根本無力做出任何軍事抵抗。不過大英帝國做那樣的事情,并未獲得議會的支持。所以英國當局偽造了西姆拉會議的記錄。他們將關于印度所簽條約的那一部分會議記錄抽出并徹底銷毀,然后偽造了那部分記錄。偽造的會議記錄指出,在1914年的西姆拉會議上,中國接受了新的中印邊界,也就是他們現在所說的“麥克馬洪線”,而那位麥克馬洪先生其實并未在西姆拉會議上與中國代表達成什么共識。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西姆拉會議參會者合影。照片原始說明:“中坐者英國全權代表麥克馬洪氏;坐馬氏右者,中國代表陳貽范氏;左者西藏代表薩屈拉氏;立馬氏后者右為英國隨員羅斯氏,左為英國隨員倍爾氏” (資料圖)

1962年9月,印度所推行的“前進政策”(the Forward Policy,這里的“前進政策”是指印度政府改變印度與中國的邊界狀況以實現其領土野心和安全利益的軍事蠶食與軍事挑釁政策。印度政府的“前進政策”是對英印政府始于19世紀向北擴張的邊境政策的繼承和發展。1961年11月,尼赫魯總理向拉達克和東北邊境特區駐軍發出了新的命令……“我們的守備部隊接到了盡一切可能向前推進、積極占領整個邊境的命令:在邊防線上,哪里有空隙,就到哪里巡邏,或建立哨所”。在陸軍總部的會議上,尼赫魯說:“哪一方修建一個對立的哨所,那么它就將成功地在這一特殊地域建立自己的控制權,因為實際上的控制權十個有九個都會得到國際法的承認”。該政策的目的在于將中國軍隊從印度聲稱擁有“主權”的土地上驅逐出去——觀察者網注)已經在中印邊界西段(拉達克段)逐漸造成了局勢的緊張,不過中國軍隊當時只是加以阻止;后來尼赫魯政府在麥克馬洪線東段也執行了“前進政策”,中國軍隊也只是做出了類似的阻止姿態。

尼赫魯10月11日發表了講話,他在講話中表示,印度軍隊已經接到命令對中國軍隊發起攻擊以“解放我們的國土”,這意味著印度實際上已經對中國宣戰。正如第4師指揮官尼蘭詹·普拉薩德(Niranjan Prasad)將軍后來寫道:“當我們在前線得知尼赫魯總理決定要發起進攻時,我們很清楚中國人肯定不會坐以待斃”。——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確未坐以待斃,戰爭就這樣爆發了。中國人的進攻既可以說是被迫做出的反應,因為考爾將軍(General Kaul)已經于10月10日尼赫魯講話前先對中方展開了進攻,當然也可以說是一種先發制人,因為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強大的攻勢下,印軍遭受慘敗,印方的軍事冒險行動不得不暫停,以積蓄力量再次向中方發起攻擊。

記者:為什么獨立之后的印度一定要堅持英國殖民者劃定的邊界線呢?

馬克斯韋爾:這其實就是一種浮士德式(為獲得財富、成功或權力而不擇手段——觀察者網注)的交易。英國當局說:“以后不要再提我們英國在印度做過的事情,作為回報,你可以堅持麥克馬洪線。當然,你也可以把我的這番話公諸于世,放棄麥克馬洪線以及大片土地,那時你的人民和反對者會怎么看你呢?尼赫魯先生?”

記者:為什么你對尼赫魯這么反感呢?一開始你不是很崇拜他嗎?

馬克斯韋爾:“反感”(hate)這個詞用得有點重了。我只是批評他在邊界問題上的政策。我很了解尼赫魯這個人,也很欣賞他,他是個很有個人魅力的人。我曾兩次擔任印度外國記者協會的主席,這使我有機會與他有些個人接觸;另外我作為英國《泰晤士報》駐新德里記者,有時也有機會采訪到他。在我報道中印邊境爭端的日子里,與尼赫魯的接觸和私人友誼其實與我今天內心的恥辱感是有關系的。我一直站在印度一方,沒能看到顯而易見的事實——中國并非一個咄咄逼人的國家,其實中國一直努力希望與印度達成互利雙贏的邊界協議。在我報道中印爭端的那段時間,北京已經有人注意到我了,有中國人說“這個《泰晤士報》記者不是被收買了就是蠢”。我當然沒有被任何人收買,我也不蠢,我只是被意識形態蒙蔽了,反共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讓我很難看清真相。今天還有很多記者的報道受到意識形態影響,因為實際上美國一直在延續冷戰時代的政策。

記者:眾所周知,尼赫魯本來是中國人的朋友,你有沒有想過他為什么會對中國表現得如此強硬?

馬克斯韋爾:關于這個問題,大衛·霍夫曼(David Hoffman)和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等幾位學者給了我一些啟發。他們的理解是,中國的周恩來總理曾提議中印雙方就邊界問題展開談判,而這位印度領導人認為中國總理的這一提議是對自己的冒犯——尼赫魯認為印度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與外國之間的邊界已經是清晰明確的,談判是沒有必要的。

記者:咱們還是回到《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這個話題。你能不能談一談,這份有50年歷史的報告今天讀起來到底還有什么意義呢?

馬克斯韋爾:這份報告表明,“中國無端侵略印度”是徹底的謊言,印度于1962年挑起邊境爭端才是戰爭爆發的真相。當然,報告并沒有如此直白地敘述,這一結論隱含在密集出現的軍事術語中,對于沒有經驗的普通讀者來說,很難解讀出什么清晰的內容。不過從這份報告中,你還是能看到印度人的有趣心態。自獨立以來,印度人(或者說尼赫魯總理本人)就認為,印度的國家邊界應該由印度自己單方面、私下里全權決定。尼赫魯和他的顧問們從未有一刻想到應該與中國人坐在一起談一談兩國間的邊境問題,一個理智的、對國際關系有基本理解的政治家絕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尼赫魯和他的顧問們自行確定了中印邊界線并將其印制在地圖上,宣稱這就是最終的正式邊界,這份地圖上的印度版圖甚至還包括英國殖民者當年都從未覬覦過的阿克塞欽(Aksai Chin)地區。

如果印度人能仔細閱讀這份報告,當然這份報告的確不那么容易讀懂,他們就會知道是強大的政治壓力將印度軍隊置于不適任的政治領導之下,印軍只是在盲目地執行尼赫魯政府的好戰政策。自始至終,“前進政策”從制定到執行就一直遭到印度士兵的抵制,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一政策肯定會以印度在戰場上的失敗而告終。然而,由于推動該政策的意志來自印度上層,軍方別無選擇,只能執行。該報告的撰寫者曾傷感地引用了一句詩來抒發自己的心情:“他們不能問為什么……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執行和死亡”。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時期,印度總理尼赫魯與前線軍人握手(資料圖)

記者:你的歷史著作《印度對華戰爭》詳細描述了印度軍隊的潰敗過程,該書基本上是根據《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寫成的。“中國無端侵略印度”的說法在印度深入人心,卻遭到了該書的否定。1970年該書出版,而1972年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就訪華了。你認為這本書在幫助西方理解中國方面起到了多大作用?

馬克斯韋爾:這本書起到了很大作用,尤其對尼克松總統本人中國觀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美國國務卿基辛格也讀了這本書,我想他是1971年讀的,那時這本書剛剛在美國出版,書中的內容改變了他對中國的看法。隨后基辛格向尼克松推薦了這本書。這些細節在歷史檔案中都有記錄,尼克松、基辛格和毛澤東三人的談話錄中也有相關的記述。基辛格還在北京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托人給我帶來消息,他說基辛格對他講:“那本《印度對華戰爭》讓我意識到我們是可以跟你們打交道的”。當時全世界到處都在傳“中國突然攻擊了無辜的印度”,中國的國際形象大受打擊。我的這本書對中國人來說就好像黑屋子里突然亮起了一盞燈,到處都被真相照得透亮。在北京的一場宴會上,周恩來總理曾公開對我講:“你的書闡明了真相,對中國幫助很大”。

記者:你的《印度對華戰爭》1970年剛出來的時候,在印度并未受到歡迎。那么這一次你公開秘密報告,印度方面又有什么反應呢?

馬克斯韋爾:其實我心里很清楚這樣做的后果,一旦公開了這份報告,我將不得不面對印度人的敵意。不過目前只有一位印度老朋友有這種反應,其余大多關注的都是報告的內容或其影響。

記者:你受到印度政府的指控了嗎?無論怎么說,你畢竟泄露了印度的國家機密。

馬克斯韋爾:截至目前還沒有。其實《印度對華戰爭》1970年剛出版的時候,印度政府就曾指控我違反了印度的《國家保密法》。隨后英國政府告訴我不要再去印度,以免遭到拘捕,此后我8年里都沒有去過印度。后來印度總理莫拉爾吉·德賽(Morarji Desai)撤銷了指控,我才得以再次踏上印度的土地。

記者:現在印度和中國似乎又開始談起來了,你判斷兩國的邊界問題還有可能解決嗎?

馬克斯韋爾:當然有這個可能,而且我覺得可能性在增大。我注意到兩國近期的官方新聞稿里都提到了“一攬子協議”(package deal)這個詞,這個詞頗有魔力,往往意味著好兆頭。中印邊境爭端的解決方案是顯而易見的,而且只存在一個方案——印度很清楚所謂“麥克馬洪線”并無法律依據,這個問題必須跟中國人重新談。而中國也很愿意就西段邊界進行談判,中國很清楚在西段邊界談判時,印度不太可能堅持對阿克塞欽的主權,畢竟印度歷史上就與那個地方沒什么關系。整個談判將花很長時間,不過印方在談判開始前就應該清楚一點——寶貴的中印友誼將是談判結出的果實,而這個果實也是前總理尼赫魯先生曾經特別渴求的。

(觀察者網馬力譯自2014年3月31日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2017年7月6日原文有部分改動)

附:關于《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的一些背景信息

1963年,印度陸軍中將亨德森·布魯克斯(Henderson Brooks)和印度軍事學院院長普萊敏德拉·辛格·巴賈特(Premindra Singh Bhagat)準將聯合撰寫了《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The Henderson Brooks-Bhagat Report),這份陸軍內部報告由戰后接任印度陸軍參謀長一職的喬杜里(Chaudhry)上將下令編寫,目的在于評估自1962年10月20日中印開始交戰到11月21日中國宣布單方面停火期間印軍的戰場表現。喬杜里選擇了駐扎在賈朗達爾的第11軍軍長亨德森·布魯克斯中將作為該報告的主要撰寫人。報告于1963年4月完成并與喬杜里手中內容詳盡的附錄一道被轉交給印度國防部。這份報告詳細分析了印度在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中失敗的主要原因。

《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并未從政治角度討論那場戰爭,而主要是從軍事角度分析了印度在戰場上失敗的原因。印度當年希望中方能接受英國人劃下的“麥克馬洪線”作為中印兩國的正式邊界,但中方拒絕接受“麥克馬洪線”,認為那條線歷史上從未發生過任何法律效力,是英國人陰謀的產物。尼赫魯便實行了危險的“前進政策”,印度在“麥克馬洪線”附近設立了獨立崗哨,以強化印度的“領土主張”。印度的軍事動作引發了中方憤怒并進行了反擊,倉促應戰的印度軍隊并未做好準備,在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印軍遭遇了大范圍的潰敗。取得勝利的中國軍隊隨后撤出了所占領的土地,并將所繳獲的武器裝備交還給了印軍。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1962年11月,西藏地方邊防部隊遵照中央軍委指示,把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中繳獲的大批武器擦拭一新、擺放整齊,準備交還給印度軍隊(資料圖)

英國記者、研究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的權威戰史專家內維爾·馬克斯韋爾曾作為英國《泰晤士報》南亞通訊員被派往印度首都新德里,他親歷了印度對華戰爭的全過程。最初,他與其他西方新聞記者一樣,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印度一邊,認定中國是“侵略者”,并在報道中貫徹了這一立場;然而,隨著對中印沖突的了解不斷加深,他也逐漸看到了中國那一邊的狀況,這使他意識到了自己對中國的偏見以及對戰爭起因真相認識的不足。1967年回到英國后,馬克斯韋爾進入倫敦大學亞非學院,開始研究中印邊界歷史和中印邊境沖突等問題,并于1970年出版了在國際上享有權威地位的《印度對華戰爭》(India‘s China War)一書。該書曾得到毛澤東、周恩來、基辛格等人的高度評價,并對中美建交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2014年3月17日,內維爾·馬克斯韋爾在互聯網上公開了被印度政府列為“絕密”長達50年之久的《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該報告被認為只存在兩份,他在1970年出版的《印度對華戰爭》中曾大量引用該報告的內容。馬克斯韋爾表示,他很早之前就看到了這份報告,并且一直在等待它的解密。他在接受中國《環球時報》采訪時表示:“請不要問我是如何獲得這份報告的,今天印度政府依然未解密這份報告,但人們可以發現,報告內容已經成為我書中觀點強有力的佐證”。

馬克斯韋爾表示,最后之所以決定將這份報告上傳互聯網供公眾閱讀,是因為印度政府拒絕將其解密。馬克斯韋爾說,他沒有其他選擇,因為他不愿給后人留下難題。該報告在互聯網上出現之后引起下載狂潮,但人們在印度并未能下載到該報告,有猜測稱印度在其國內網絡上屏蔽了該報告的下載頁面,對此印度官方沒有給出任何解釋。2014年3月下旬,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對內維爾·馬克斯韋爾進行了專訪,本文即為當時的采訪記錄。

為短而生”:

英國戰史學家公開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秘密報告
相關搜索熱詞:英國,戰爭,秘密
幸运飞艇不倍投